新浪体育

爱游戏-《传送门2》你没有关注到的小细节

 

  故事

  《传送门2》的故事紧接在一代之后,爱游戏 一代中的反派大Boss GLaDOS,虽然受损严重,但并没有挂掉,而是陷入了深深的休眠中,但它依然有着一定的能力,其实这都是废话,要是GLaDOS真的彻底挂掉了,也就没有二代了。爱游戏

  这么多年来,一代的舞台Aperture科学实验室遭受了自然和腐败的侵蚀,而我们的主人公Chell在完成了一代的测试后在一个小房间里进入了休眠,现在她已重新醒来,不知道自己在何处,也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年。一个叫做Wheatley的机器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并带她逃出了这个小房间。在逃出房间后,Chell发现自己身处Aperture实验室中,也就是她上次完成测验的地方。

  Chell在随后的行动中意外重新唤醒了GLaDOS,GLaDOS开始指责Chell之前打算谋杀她,她重建了整个实验室,并且重新把Chell投入其中来完成更多的实验,于是我们二代的故事就这么展开了。

  角色

  Chell

  在《传送门》结束的时候我们都相信这位从没说过话的主角已经逃离了Aperture实验室,但如果这样的话二代的剧情就没那么好编了,所以在《传送门2》的漫画中,Chell又被带回了实验室,于是就发生了2代的剧情。

  Atlas and P-body

  在预告片中大出风头的两个小机器人,他们会出现在游戏的合作模式中,这两个小机器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性格,这也是为了让GLaDOS更好的收集数据,他们都各自配备了传送枪。

  Cave Johnson

  Aperture实验室的创建者,他在1974年开始进行了一个极其危险的计划,他准备研制一种有毒的橡胶来害人,结果在研制的过程中自己中了毒,挂掉了。在他死前,他设定了3个计划来保存Aperture实验室以及“传送门”技术,据说他的大脑已经被取出来放到了一台计算机中,总之,他将会出现在2代中。

  Wheatley

  Wheatley将会是2代的核心人物之一,是他唤醒了Chell,他由英国著名演员Stephen Merchant配音。

<!–showzti:softname like \'%{$keyzt}%\'|id desc|0|

|0–> 12在本页阅读全文

本文导航
  • 第1页: 首页
  • 第2页: 更多内容

Related posts

Leave a Comment